行業動態 INDUSTRY DYNAMIC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動態
前CEO陳磊回應:迅雷自己有問題,想把臟水潑給
發布日期:2020-10-10 閱讀次數:103 來源:網絡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 onclick="ChangeFontSize('content',16)">大

 

(原標題:涉嫌職務侵占罪,迅雷前CEO陳磊回應:五月初開始被調查,背后另有隱情)

10月8日晚間,迅雷發布一則公告,稱已就迅雷公司前CEO陳磊等人涉嫌職務侵占事宜,于2020年4月向深圳市公安局提出控告,公司于近日接到深圳市公安局通知,深圳市公安局已經對涉嫌職務侵占罪的陳磊等人進行立案偵查。

早在今年4月初,陳磊被迅雷董事會“開除”一事被傳得沸沸揚揚,彼時迅雷宣布了一項重大人事調整命令:陳磊不再擔任迅雷集團及其他關聯公司CEO一職,小米集團首席戰略官王川卸任迅雷董事長職務,這兩個職位均由原迅雷技術負責人李金波接任。

不僅如此,當時迅雷高管團隊也出現了重大變動。原迅雷董事會王川、洪鋒、鄒濤、劉芹等集體辭任,由李金波、段暉、石鵬、羅為民接任。在外界看來,這只不過是一場宮斗戲碼,宮斗結束后“改朝換代”是正常操作。

但是,卸任迅雷CEO的陳磊并未能全身而退,5月初公安機關找到了他,稱迅雷告其“涉嫌職務侵占”,要求陳磊配合調查。讓陳磊憤懣的是,迅雷不止告了他一人,原團隊有十幾個人被告。于是在5月20日前后,陳磊接受幾家媒體的采訪,正面回應了迅雷的指控,并講述了自己被“罷黜”的始末。

對于迅雷的公告及指控,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近日聯系了陳磊,陳磊向記者敘述了5月初被公安機關通知配合調查至今的全過程。

陳磊稱,公安機關從今年5月份調查到7月份,他前后提交了5份材料,一一回答了公安機關的問題,當時公安機關做出了“不予立案”的決定,并且正式地通知了他(此為陳磊單方面說法,記者并未獲得不予立案的書面材料)。

據陳磊回憶,公安機關決定“不予立案”兩個月后(9月初),有迅雷內部同事告訴他,“他們(迅雷現管理層)沒完,正找檢察院申請立案監督”。?9月17日他被公安機關通知,(公安機關)已經決定立案偵查了。

陳磊還稱,迅雷控告他的背后,實際上另有隱情?!把咐资且患颐拦缮鲜泄?,審計機構(普華永道)查到了一些問題,他們想把這些問題(的臟水)全部都潑到我身上,但是審計機構不認可,他們便說陳磊涉嫌職務侵占,已經被公安機關立案了。審計機構則稱,需要立案通知書才能做審計?!标惱谡f:“這就是他們這么著急立案的原因?!?/p>

陳磊被指涉嫌職務侵占的兩家公司分別是深圳市興融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融合)和海南鏈享云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南鏈享云),其中重點是興融合。陳磊在一份2500多字的文檔中詳細說明,興融合業務完全依托迅雷子公司網心科技,無法通過興融合獲利,興融合沒有一分錢流進其或任何其他高管的口袋。?

10月9日,AI財經社等多家媒體稱,迅雷方面透露了陳磊案的相關細節:陳磊涉嫌虛設交易環節侵占公司資產,制造虛假合同套取公司資金,涉案金額巨大。陳磊還涉嫌挪用公司數千萬資金用于國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幣。為逃避調查,陳磊已于4月初和前迅雷高級副總裁董鱈一起出境至今。

報道還稱,迅雷新管理層對公司進行審計時發現了陳磊涉嫌侵占公司巨額資產的事實:一家名為興融合的迅雷帶寬供應商實際為陳磊個人控制的公司,他已通過各種非法手段,向興融合轉移了數額巨大的資金,并采取欺騙手段企圖將迅雷公司核心技術人員轉移至興融合。

對此,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聯系了迅雷方面,詢問上述細節是否是迅雷披露。迅雷方面并未正面回答,只是稱“這些其實也是公開的信息,你可以看哈……官方披露了公告,公告是官方信息”。對于上述陳磊提到的問題,迅雷僅表示,目前不好回復。

陳磊自述:五月初開始被調查

以下為陳磊自述內容。

在5月初的時候,應該是五一之后,公安機關就找到我,說有迅雷的管理層告我職務侵占,我當時并不知道告了多少人,但是后來有同事(被)叫去問話,說話的過程當中慢慢就知道其實告了十幾個人。

公安機關調查以來,警官通過打電話、發短信這兩種方式來讓我配合調查。我當時就想,查完了以后大家就知道了到底怎么回事。整個公安查案的過程中,一開始我是有挺多擔心的,但是后面接觸下來,我覺得公安機關的問題都是跟案情相關的,不是故意地去扭曲事實。

在那個周期里面,公安機關問了不少問題。這個案件分了好幾個部分,其中最關鍵的一個部分就是一家叫“興融合”的公司,(興融合)是網心科技的關聯公司。公安機關問的問題就是:這家公司為什么要設立?設立這家公司為什么需要跟網心做隔離?這家公司的利潤是怎么分配的等等。

我覺得這些問題都是很合理的,我也做了充分的解答。所有的這些情況我給警方的材料里面都寫得很充分,整個材料好幾十頁紙。雖然興融合這家公司是分開設立的,但是一直在公司里公開運營的,我們2019年年會還給做這個項目的同事頒了公司的大獎。而且公司內部有很多的郵件往來流程,項目管理等都是大大方方的。不是說我在外面搞了一家公司,然后去受益什么的。興融合的業務是完全依賴網心的,這公司自己沒有價值。

我大概先后提交了4份資料,分4次,因為警官問完一圈之后,他后面還有問題要問,又問一次,我摁手印提交了4次材料給他。

(這個案子)從5月份查到了7月份,公安機關當時的結論,是不予立案的(此為陳磊單方面說法,記者未獲得不予立案的書面材料)。雖然結論已經做了,但是有一些事情可能有一些情況變化或者怎么樣,他們還在跟進,所以加在一起我應該遞交過5次材料,簽字按手印,因為給公安遞交材料,我的律師指導的時候,就是每一張紙都要簽字按手印。我應該是做了5次、交了5次材料。

我當時知道了這個事情(公安機關不予立案)之后,我還挺開心的,我以為這個事情就告一段落了,但是迅雷內部有同事就跟我說:“他們沒完,他們一定要去走下一步立案監督?!?月11日下午5點左右,我接到通知,說確實他們(檢察院)在做立案監督,然后讓我配合補充調查。9月17日就有人告訴我公安機關已經決定立案了。

為什么這么短的時間就做出了立案偵查的結論?為什么這么著急?我當時就很奇怪。

后來我知道了迅雷這么著急的原因。迅雷是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審計機構查到了一些問題,他們想把這些問題(的臟水)全部潑到我身上,但是審計機構不認可,他們便說陳磊涉嫌職務侵占,已經被公安機關立案了。審計機構說,需要立案通知書才能做審計。

陳磊到底有沒有問題?興融合是不是其侵占公司資產的工具?

(記者注:陳磊被指涉嫌職務侵占的關鍵點便是興融合公司。據AI財經社等媒體報道,迅雷方面披露的案件細節為:一家名為興融合的迅雷帶寬供應商實際為陳磊個人控制的公司,他已通過各種非法手段,向興融合轉移了數額巨大的資金,并采取欺騙手段企圖將迅雷公司核心技術人員轉移至興融合公司。)

啟信寶顯示,興融合成立于2018年7月,海南鏈享云對其100%控股。表面上看,興融合與迅雷及子公司網心科技并無聯系。但實際上,興融合是依托于網心科技發展的公司,而網心科技則是陳磊一手建立的迅雷集團全資子公司,承載著迅雷近年來重注押寶的區塊鏈、云計算業務。

對于興融合這家公司,陳磊給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發了一份詳細的相關情況介紹,以下是具體內容(部分):

(1)興融合與網心科技的業務聯系。

興融合所從事的業務在本質上是通過灰色途徑獲得廉價的帶寬。具體來講,電信和聯通等運營商作為國資企業,對銷售帶寬的價格有嚴格的管控,以避免國有資產流失。但是,有一些礦主因為關系能夠拿到非常便宜,甚至免費的帶寬資源。

而且,興融合不是簡單地采購這些非法帶寬。實際上,興融合通過小融盒子為采集這些帶寬提供了設備和技術手段,給礦主提供了銷售渠道,并且通過微信群和線下活動,把這些礦主組織起來,很多礦主是因為興融合的業務才出現的。嚴格意義上講,這就是工信部所要查處的自建網絡。?

網心的正常業務與興融合有本質的不同。網心是通過向個人售賣智能電子產品:賺錢寶和玩客云,使用已經安裝在個人家里的閑置帶寬。這些產品的主要銷售渠道是京東、蘇寧、小米這樣面向消費者的銷售渠道,這類業務沒有具體規定。

興融合公司在股權上沒有體現網心科技,主要原因是為了能夠更好地規避風險。如果興融合是網心控股,或者要合并報表,嚴格意義上來說,肯定還是要進行相關的披露,才符合SEC(美國證監會)的要求。

我們并不擔心興融合脫離網心的管理。因為在設計上,興融合的業務完全依賴于網心,沒有網心的玩客云設備和技術授權,興融合就沒有辦法開展小融盒子的業務。而興融合采集的帶寬,百分之百歸網心使用。如果網心決定不使用興融合的帶寬,興融合隨時會業務停滯。網心反而隨時可以用另外一家關聯公司,接走興融合的所有業務。

這個情況,在4月9日,實際發生了。當時因為迅雷新管理層出于某種考慮,不想承認興融合與網心的關聯關系,在一夜之間,把興融合所有業務和客戶全部切走了。興融合變成了一個沒有任何業務、完全處于停滯狀態的空殼公司。所以,興融合從來都沒有脫離網心獨立運營的基礎。

(2)興融合不是偷偷設計的體外公司。

從2019年上半年開始,在雙周2B例會上都會討論到關聯公司業務,其中有大量內容涉及興融合。常規參加以上例會的成員包括:孫×濱、付×華、黨×梅、孫×、孫×強、楊×文、楊×奇、孫×曄、曲×、劉×橋、武×、曾×紀、曹×飛、尚×帥等。

2019年8月,在網心公司半年一次的戰略討論會上(參會人員包括網心所有高級管理干部和部分骨干,人數超過20人),對擴大節點和帶寬的策略也做了非常清晰的討論。其中,“小融”作為擴展節點的主要途徑,也是討論的主要內容之一。

興融合包括官網、APP、結算、售賣等系統,都由網心的研發團隊負責。在付東華維護的項目管理系統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有關興融合的所有項目及參加的人。參與興融合相關項目的同事在具體工作中,除了用XR代號來指代興融合之外,不會對這類項目做特殊處理。有關這類項目中要解決的問題,或者數據同步,會出現在各類日報、周報中。

興融合不是偷偷設立的體外公司,在2019年年會上,網心公司還當著所有員工的面表彰了做小融(即圖中所提到的XR)業務的網心團隊,當時受表彰的團隊成員有47人。

(3)無法通過興融合獲利。

第一,興融合做的是高風險業務,不可能在股市獲得財務回報。

第二,興融合從來沒有分過紅,也沒有分紅協議。甚至之前都是虧損的,只是在春節和疫情期間,大幅度調降了礦主的收入,才有了盈利。

第三,興融合沒有一分錢流進我或任何其他高管的口袋。

第四,興融合至今還欠網心和另一家關聯公司北斗(已經被網心接收)不少賬款。經營的目的也不是讓它盈利。

對于陳磊提到的相關內容,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采訪了迅雷方面,迅雷表示目前案件已交由公安機關依法處理,暫時不接受采訪。

  創杰科技擁有15年網站建設經驗的技術,提供專業高端的品牌響應式網站建設、營銷型網站建設,商城開發、微信小程序開發、公眾號開發、物聯網開發等服務。

(*^▽^*)MG丛林心脏_官方版 浙江快乐12走势图 河内五分彩开奖号码查询 澳洲快乐8开奖号码 手机里的棋牌平台有控制吗 北京时时彩计划免费群 直两码中特 百赢棋牌4.2.0版本下载 打麻将的高大上叫法 吉林11选5任选5 南粤风采36选7 新浪棋牌大厅 微信捕鱼来了辅助软件 陕西十一选五电脑版 七星彩近30期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 闲来陕西麻将怎么能赢